行業資訊
> 天天看業務 > 投資運營 > 行業資訊
基於電子商務的縣域就地城鎮化與農村發展新模式研究
發布時間:2016-07-18     瀏覽次數:4074

2016-07-18 許嬋 呂斌 等  國際城市規劃 

  引言 
  中共十八大提出了新型工業化、信息化、城鎮化、農業現代化同步發展的戰略,國務院也出台了《國家新型城鎮化規劃(2014—2020年)》,將城鎮化提到了前所未有的國家戰略高度。但新型城鎮化的“新”究竟新在何處?這一問題也早已引起了持久討論,卻未得出一個被廣泛認同的答案。在業界激烈討論新型城鎮化之路應該如何走之時,一場互聯網的革命洪流正在席卷中國大地,悄然而迅猛地改變著中國城鎮化的麵貌,甚至是方向。互聯網的發展,使得傳統的時間與空間概念發生了轉變,大城市的中心性變得相對弱化,地域發展的格局更加棋盤化,誰都有可能成為互聯網時代的中心。在這場革命中,最引人注目的莫過於隨著互聯網的普及而興盛的電子商務,它改變了偏遠地區的生產、生活方式,加速了城鎮化的發展,特別是中小城市的發展。2014年9月,阿裏巴巴在紐約證券交易所的掛牌上市,標誌著中國的電子商務走在了世界前列,未來電子商務對我國經濟生態係統的影響力將進一步擴大。在我國新一輪城鎮化中,縣域是至關重要的陣地,而受電子商務影響變化最大的也是縣域,縣域如何借力於電子商務,實現強調“人的城鎮化”的新型城鎮化即是本文要討論的問題。以下將從電子商務對城鎮化格局的影響,縣域就地城鎮化的內涵與路徑,和農村發展的新模式三個方麵加以討論。
 
  1  電子商務的內涵及其對城鎮化格局的影響 
  1.1  電子商務的內涵與縣域電子商務發展概況
   
電子商務是指在互聯網(Internet)、企業內部網(Intranet)和增值網(VAN)上以電子方式進行的交易活動和相關服務活動,是傳統商業活動各環節的電子化、網絡化。電子商務包括電子貨幣交換、供應鏈管理、電子交易市場、網絡營銷、在線事務處理、電子數據交換、存貨管理和自動數據收集係統。按照交易對象,電子商務可以分為企業對企業的電子商務(B2B),企業對消費者的電子商務(B2C),企業對政府的電子商務(B2G),消費者對政府的電子商務(C2G),個人對消費者的電子商務(C2C),代理商、企業、消費者三者相互轉化的電子商務(ABC),以消費者為中心的全新商業模式(C2B2S)等等。從電子商務對城鎮化的影響角度來看,仍然是B2B、B2C和C2C三種類型的電子商務發揮著主要作用,尤其是B2C和C2C的迅猛發展對城市和農村的軟、硬服務設施都提出了新的要求。軟的服務設施主要是指與電子商務相關的服務業,包括電子商務網絡運營服務業(如網絡零售交易平台、軟件、支付服務、雲計算運營等),以及配套運營服務業(如物流等)。而硬的服務設施則是指與電子商務及其支撐服務業相關的基礎設施,如電信基礎設施、倉儲基礎設施和交通基礎設施等。

  近年來,中國電子商務蓬勃發展,不斷邁上新台階。2013年中國電子商務交易額達到10.67億,進入“十萬億時代”,其中,縣域成為電子商務新的增長極。隨著互聯網逐步滲透到廣大城鎮和農村,縣域電子商務對於未來5至10年中國經濟持續、健康發展具有戰略價值。縣域曆來就是行政統轄與區劃的基本單元,古有“郡縣治、天下安”的說法,今天它更是構成國家宏觀經濟發展的基石。縣域的GDP約占全國的50%,而人口占到了全國的70%,未來縣域經濟也將是我國經濟增長的支撐點,它在解決區域性的“三農”問題、城鎮化、產業結構調整和社會管理等問題中也發揮著越來越重要的作用。從人口城鎮化方麵來看,五普到六普期間,全國城鎮人口增量中縣級單元占到了54.3%,其中中部地區和西部地區分別占70.4%和59.9%,表明了縣域是我國城鎮化過程中的重要層級,尤其對於中西部地區而言,縣域是人口城鎮化的主要陣地。

  縣域電子商務已經由2003年的起步階段發展到了2013年近百萬級的規模化擴散階段,而借助互聯網的發展,縣域的消費潛力也在突現,2013年縣域網購消費額同比增長速度比地級及以上城市市轄區多13.6%。借助阿裏巴巴電子商務發展指數【aEDI,Alibaba e-Commerce Development Index,基於阿裏巴巴平台海量數據,直觀反映區域電子商務發展水平,指數取值範圍介於0~100之間,數值越大,反映當地電子商務發展水平越高。計算方法為阿裏巴巴電子商務發展指數=網商指數×0.5+網購指數×0.5=(網商密度指數×0.5+網商交易水平指數×0.5)×0.5+(網購消費者密度指數×0.5+網購消費水平指數×0.5)×0.5】,我們可以看到全國32個省市自治區(未含港澳)的縣域電子商務發展總體上可以分為六個梯隊(圖1左)【第一梯隊為浙江;第二梯隊依次為上海、江蘇、福建、北京、天津;第三梯隊依次為廣東、台灣、山東、河北、四川、江西;第四梯隊依次為遼寧、海南、湖北、吉林、內蒙古、山西、新疆、重慶、湖南、安徽、雲南;第五梯隊依次為廣西、黑龍江、貴州、陝西;第六梯隊依次為寧夏、西藏、河南、青海、甘肅】。更進一步分析各個縣域電子商務發展指數的絕對值,涵蓋1960個樣本,其中包括1441個縣、110個自治縣、359個縣級市、47個旗、3個自治旗,按幾何分類間隔(geometrical interval)分類方法將縣域依其電商發展指數共分為10個等級(圖1右,空白部分為縣級以上行政區劃單元及沒有數據的縣域),發現其分布與常規的GDP和人口分布態勢有所出入。偏遠地區,尤其是西部、北部和東北、西南等邊境地區呈現出了較大的活力,可以窺見,電子商務的發展已經給一些遠離中心城市的縣域帶來了前所未有的機會。 

  1.2  電子商務對城鎮化格局的影響
  從上述我國縣域電子商務發展的概況可以洞見互聯網的出現與普及開始突破傳統意義上時間和空間的界限,印證了大衛•哈維所描述的時空壓縮,使得城鎮化的格局和途徑產生了重大變異的可能性。城鎮化主要包括空間的城鎮化(即土地的城鎮化)和人口的城鎮化,在過去,前者的速度遠超於後者:數據顯示,21世紀中國城市的建成區麵積擴張了50%,而城鎮人口隻增加了26%。土地城鎮化和人口城鎮化的不匹配不但造成了土地資源的浪費,也形成了居高不下的房價等社會問題。而在互聯網時代,人口的城鎮化將不再依賴於土地的城鎮化,真正有可能走上一條全新的城鎮化道路。電子商務的發展實現了“工業品下鄉”和“農產品進城”的雙向流通,有效解決了“服務群眾最後一公裏”的問題,讓交通不便、信息相對落後、配套服務體係不健全的村民享受到了電子商務的便利,也對傳統的人口和產業向大城市集中的城鎮化路徑提出了質疑。傳統城鎮化的思路,是以物質聚集的方式集中配置資源,城市是物質資源的聚集地,而電子商務是以信息聚集的思路,去中心化地配置資源,因此小城鎮甚至農村也可以在去中心化模式下,發展成為新型城鎮。

  1.2.1  大城市的中心性地位受到挑戰
現代的、工業化的背景下,核心統領邊緣;後現代的、信息化的互聯網時代打破了這一格局,在這一時代,邊緣也可以成為核心。在人才、資金、技術、政策等方麵占據優勢的大城市可能在宜居性等方麵輸給中小城市。大城市嚴苛的戶籍門檻、高昂的房價、巨大的就業壓力、淡漠的社會關係、日益惡化的生態環境都促使畢業生在自己未來的人生規劃中做出更優的選擇,逃離“北上廣”,回歸二線,甚至三線城市成為了很多人的選擇。智聯招聘調查顯示,2014年應屆畢業生對北上廣的青睞度在下降;趕集網的數據也印證了這一點,90後受訪者中願意去二三線城市的比例占到了74.5%,願意留在一線城市就業的隻占25.5%。以上是從人才來說,而從經濟體本身來說,隨著互聯網的發展,網絡終端的各個經濟體的地位變得更加平等,城市所處的地域、自身規模大小和政策限製等因素所起的作用相對弱化,中小城市,尤其是縣城,得到了一個能夠讓其充分發展的平台,在此之上,他們可以憑借自身的自然資源、特色產品等優勢在電子商務中實現經濟的發展和文化的進步。綜上所述,大城市的中心性地位在電子商務等信息時代新興事物的衝擊下逐漸受到挑戰,而傳統的非中心地區,如廣大農村地區卻能夠在這一過程中迎來前所未有的機遇。
  

  1.2.2  農村地區可以實現躍遷式發展
我國農村地區互聯網的快速發展有目共睹,據中國互聯網絡信息中心《第34次互聯網絡發展狀況統計報告》顯示,截至2014年6月,我國網民中農村網民占28.2%,達到1.78億。介於互聯網開放和公平的本質,農村網民接入了互聯網,也就接入了整個世界,從而能夠獲取更多資源,其信息獲取渠道的增加和思想觀念的轉變會給他們所在的相對落後和邊緣的地區拓展全新的發展路徑。在傳統發展情景下,農村剩餘勞動力所在家鄉信息不通暢、交通不方便、產品不流通,即使在縣城裏也無法解決就業問題或是不能獲得更高的報酬,所以需要去大城市。而如今在廣大農村地區若是通過電子商務來發展經濟,靈活就業,那麽農村居民便不需再外出打工,而是可以通過“不離土、不離網”的方式來實現在家鄉安居樂業,代替以往外出打工、背井離鄉的工作和生活模式。同時,他們通過互聯網與大市場緊密連接,在衣食住行等方麵也將擁有多樣選擇和實在的便利。可見,在互聯網思維下,在其網狀結構和去中心化的分布式配合下,城鎮化未必意味著必須生活在城市當中,電子商務給農戶賦能,農民可以在鄉村從事城市的職業,農村地區也有望依托電子商務實現躍遷式的城鎮化發展,即由工業化帶動躍遷至信息化帶動發展。

   2  縣域就地城鎮化的內涵和路徑

  2.1  縣域就地城鎮化的內涵
  當然,農村的躍遷式發展也需要在一定的地域統轄之下來實現,而另一方麵城鎮的集聚優勢也需要在一個空間節點上體現出來,這一空間節點就是縣域。在“縣域就地城鎮化”這一表述中,縣域並不是城鎮化的主語,而是城鎮化的定語,是城鎮化的空間單元,實際上指的是在縣域範圍內的農村就地城鎮化,以縣級行政區劃為地理空間,以縣級政權為調控主體,以市場為導向,以信息聚集的思路,去中心化地配置資源,合理、有序促進縣域範圍內農村人口的就地轉化。縣域就地城鎮化主要有兩方麵的含義,一方麵是指“人口的城鎮化”,即積極發展縣域經濟,盡量吸引本地外出務工人員回流、就近就業;另一方麵是“人的城鎮化”,即提升農村居民的消費能力,改變他們的生活方式,使之能享受到城鎮化的服務。縣域是統籌城鄉發展,推進就地城鎮化的重要空間和合理單元,縣域範圍內的就地城鎮化可有效降低全社會的城鎮化成本,促進產業空間與勞動力分布有效契合,還可以使農民工兼顧就業與安家。在縣域範圍內,土地城鎮化要盡量縮小規模,降低速度,從增量擴張轉為存量挖潛為主。而縣域所管轄的農村地區,要著重實現人的城鎮化,空間並不一定要城鎮化。縣域單元作為最基本的平台,為農村的發展提供了通信、物流、金融、教育、醫療和文化娛樂等方麵的基礎服務支持,也提供了這些服務所需要的規模經濟,它是農村地區跟互聯網結合的一個關鍵節點,把這個節點做好,落實好互聯網的支持平台,才能促進農村地區的躍遷式發展,並最大程度地保留其地域特色和文化。

  2.2  縣域就地城鎮化的路徑

  2.2.1  打造電子商務經濟體,促進縣域經濟突破與轉型
  縣域就地城鎮化實現的前提是縣域經濟的健康發展。對於遠離中心城市的縣級區域而言,電子商務經濟體是縣域經濟能否實現突破的關鍵,它將給縣域經濟的突破和轉型提供全新的思路和途徑。以產業集群為發展方向的電子商務更能夠在縣域內實現產業的不斷集聚、創造和升級,從而拉動本地就業,吸引外出務工人員的回流,這是縣域就地城鎮化的新思路。在這一過程中,政府需要采取一係列的措施來促進縣域電子商務的發展。除了發展電子商務本身以外,尤其要注重電子商務服務業(包括電子商務支撐服務業和電子商務衍生服務業)的培育,主要包括物流業、倉儲業、軟件業、電商培訓業、廣告業、金融業、電信業等,使得電子商務能夠在虛擬空間服務實體經濟,開拓巨大的市場空間。
  

  在這方麵走在前列的是浙江省麗水市的遂昌縣。遂昌縣在電子商務發展過程中,努力打造電子商務服務業,形成了“電子商務發展、電商服務業興起、電商生態完善、傳統產業升級、居民網絡消費提高”的正向循環(圖2),進而推動整個縣域經濟進步,並開創了所謂的“遂昌模式”。這一模式的核心是本地化的電子商務綜合服務商,以之為引擎帶動縣域電商生態發展,促進地方傳統產業,尤其是農業及農產品加工業實現電子商務化;電子商務綜合服務商、網商和傳統產業相互作用,在政策環境的催化下,鋪就信息時代的縣域經濟發展道路。

  2.2.2  提升農村居民消費能力,重點實現人的城鎮化
除了發展縣域經濟外,縣域就地城鎮化最重要的目標是提高農村居民的消費能力和釋放他們的消費需求。這會進一步促進縣域經濟的正向循環,因為農村居民的線下消費主要就發生在縣域範圍內。另一方麵,線上消費這一新的消費形式也會隨著電子商務的發展而逐漸滲透進農村地區,它有效地彌補了農村和鄉鎮實體零售發展的不足,顯著提升了消費品的流通效率,惠及了廣大農民消費者。當農村居民的消費能力達到一定閾值時,農村地區的服務業也會相應發展,並自發地在空間形態上向城鎮化的形態靠近,比如形成各類服務場所,進一步還會實現與城鎮生活方式和文化氛圍的對接。更需強調,縣域範圍內的農村就地城鎮化並不是將農村的外在形態建設得和城市一致,而是要聚焦農村居民消費能力的提升,並促進其消費需求持續擴張,多方麵地實現“人的城鎮化”。所以,縣域作為統籌城鄉的基本單元,第一要務是夯實經濟基礎,切實提高農村居民的生活水平與消費能力,不能簡單地“遷村並點”、“下山上樓”,而是要帶動當地的農民增收增識,發揮好互聯網、電子商務等信息時代產物在這一過程中所能起到的關鍵作用。

  3  基於電子商務的農村發展新模式
  縣域範圍內的農村就地城鎮化具體到每個鄉村應該怎麽做呢?信息時代給了我們不同於工業時代的新啟示。工業化背景下的城鎮化,大量農民進城務工,一方麵造成了土地的荒廢,另一方麵也造就了很多的空心村,產生了留守兒童、留守老人和留守婦女等農村社會問題,讓我們反思,走城鎮化的道路,是否意味著我們要放棄鄉村呢?答案是顯而易見的。中國城市規劃設計研究院的李曉江院長曾經指出,“我國是一個多民族的人口大國,這一國情決定了我國的城鎮化路徑將不同於人口小國和移民國家的高度城鎮化模式,傳統的農業文化和人地關係、國家糧食安全,獨有的集體所有製土地製度等因素決定了未來我國農村將會長期保有相當數量的人口”。這些人口若全都湧入大中城市,會造成鄉村豐富的民俗資源和古老的文化傳統的喪失,也會動搖我國長遠發展的農業根基。原有城鎮化路徑中,上述問題已經凸顯,“三農”問題總體形勢日益嚴峻,農業勞動力從絕對富餘變得結構性不足,解決“誰來種地”問題迫在眉睫。那麽,在新一輪的城鎮化中,我們是該因循守舊還是革故鼎新呢?如果是後者,廣闊的鄉村地區在各自的發展模式方麵又該如何進行創新性的選擇呢?事實上,國內現有的實踐已經給出了部分解答。以電子商務為推手,以縣域為空間單元的就地城鎮化就是一個理性而多贏的選擇,但具體到每一個鄉村的發展模式就不能一概而論了(圖3)。從產業的角度來說,各地的農村可以根據自身的地域條件和資源稟賦自主選擇是繼續推進農業現代化,做強一產;還是在電子商務的助力下,走一產和三產結合的道路,既保留現代農業,也發展現代服務業;或是兼顧三次產業,全麵改變農村麵貌。無論選擇哪一種模式,都要確保農業的穩定發展,它是就地城鎮化的重要支撐;同時,最重要的是發揮電子商務的引領和創新作用。下文就將以三個具體實踐為例,探討基於電子商務的農村發展新模式。都要確保農業的穩定發展,它是就地城鎮化的重要支撐;同時,最重要的是發揮電子商務的引領和創新作用。下文就將以三個具體實踐為例,探討基於電子商務的農村發展新模式。

  3.1  延伸式——趕街模式
  在縣域電子商務成功發展的大背景下,2013年5月,一項被稱為“趕街”的項目在遂昌縣啟動,這個全稱“農村電子商務服務站”的項目由遂昌政府相關部門牽頭,與阿裏巴巴合作,遂網公司執行建設。項目由綜合型網絡服務平台、縣(市、區)級區域運營中心和村級實體服務網點三個層級組成,以在農村普及和推廣電子商務應用為業務核心,並延伸物流配送、電子金融、幫扶創業、預約預定、惠民資訊等業務,為處於交通不便利、信息相對落後的農村居民在購物、售物、繳費、創業、出行、娛樂、資訊獲取等方麵提供一站式便利服務。“趕街”項目推出了電子商務、本地生活、農村創業三大業務板塊和20多項具體業務,給農村居民提供了真正便利、全麵、優質、快捷的服務,帶動了農村居民生產、消費和就業的能力(圖4)。截至2014年6月,項目已完成趕街綜合服務網絡平台、區域運營中心、物流中轉中心、青年創業中心以及200個村級趕街網點建設,直接帶動100多位村民就業,為村民提供物流配送、繳費、代購等服務4.7萬餘次,涉及代購金額142萬元,與到市場購買同類商品相比,節省購物資金43萬元。
  

  趕街模式實際上就是在農村配置電子商務服務站,在釋放農民消費需求的同時,將農村和農民接入了信息化的網絡社會,而並不對其原有的物質形態基礎和社會生態基礎進行其他任何的變更,它是城市電子商務及其配送體係在農村的一種延伸。它成為了加深農村基礎便民服務、提高農村活力、引導農村消費、搞活農村供需流通、促進農民增收和創業就業的重要推手。選擇這種模式最重要的是要考慮如何整合和轉化大學生村官、農村網創青年等服務人員;如何有效地保障農民的切身利益;如何進行合理的價格和需求比對,快而好省地完成購物。電子商務延伸至農村的趕街模式,為我國中西部廣大欠發達地區的農村就地城鎮化提供了一種新的思路。至少在生活消費品方麵,農村可以通過電子商務這個平台與城市享受無差別的服務。

  3.2  介入式——聚土地模式
  “聚土地”是阿裏巴巴集團聚劃算平台推出的私人定製農場項目,農民將土地流轉至電子商務公司名下,公司將土地交予當地合作社管理,網絡用戶通過“聚劃算”網站認購土地使用權,並獲得實際農作物產出。首批試點選擇了安徽省的山區小縣績溪縣,這裏農田零散,農產品不成規模,銷售受到限製。而通過網絡訂製加快農村土地流轉,並把農作物經由電子商務平台提前銷售的這種將土地流轉與電子商務相結合的嚐試,能夠把農民閑置的土地集中起來耕種,發揮土地的效益(圖5)。“聚土地”很好地結合了城鄉雙方麵的需求,使得農村的綠色食品可以到達城市,而城市人口也會通過鄉村旅遊對農村進行補給。首期“聚土地”項目參與購買人數達到3500多人,總計銷售土地465畝,項目銷售額228萬元,同時也間接帶動了當地旅遊服務業的快速發展。數據顯示,聚土地一期項目使得參與農戶獲得了9.6倍的收入增長。
  

  從本質上來說,“聚土地”是電商資本介入下的一種土地流轉形式,具有電子商務與土地流轉結合、網上認籌與網下耕種結合、生態農業與鄉村旅遊結合等鮮明特點,既是農業眾籌、電子商務的形式創新,也是現代農業發展的有益探索。“聚土地”在沒有改變土地原有性質和用途的前提下,通過一種新的經濟業態和流轉方式,讓農民在原來的土地基礎上,仍然通過農業勞作,能夠獲得更多實惠,充分地發揮了市場配置耕地資源的作用,是一種聚合了大量資金和海量消費需求來實現農業電商的新思路。這種模式運用互聯網金融開發農業市場,彌補了傳統農業在資金、人才、技術方麵的短板,實現了城鄉資源的直接、自由流動,真正在經濟生態上、日常生活上統籌了城鄉,有利於推進生態農業發展,帶動生態農產品銷售;有利於加快地方經濟發展,促進農村居民就地城鎮化。對於我國土地資源較為分散,無法規模化種植,而又擁有較好自然和人文生態環境的地區來說,走“聚土地”這樣一條鄉村旅遊和休閑農業相結合的發展道路是一種值得嚐試的選擇。此外,電商資本介入土地流轉,能夠提高農業的長期收益,促使農民用長遠眼光利用土地實現增值,推動農民思想觀念上的嬗變,為農民實現就地城鎮化注入了思想動力。當然,聚土地模式在初步發展階段還需要應對一係列的問題,一是項目建設初期,鄉村旅遊並不成規模,農戶的投入在短期內不能很快見效。另外農產品保質期較短,在項目區位選擇方麵要盡量接近市場以縮短配送距離,還需解決配送過程中冷鏈物流的短板。後期還可能涉及到農戶與電商公司的利益分享機製等問題。但總的來說,有了電子商務的介入和幹預,打通了農村生產和城市消費需求對接的通道,原來缺乏機遇的地區現在重新煥發了生機,推動了農民生活方式的變革和城鄉融合。

  3.3  內生式——沙集模式
  “沙集模式”起源於江蘇省徐州市睢寧縣沙集鎮的東風村,這裏人均耕地不足1畝,且鹽堿地較多,外出務工人口比例較大。自2006年開始,村民通過淘寶網開店銷售拚裝家具,經過幾年的發展,網銷家具已成為該鎮的支柱產業,銷售額達到數億元,形成頗具特色的“沙集模式”(圖6)。該模式以“農戶+網絡+公司”為核心要素,解決了農民信息不對稱問題,讓農民成為了商務的主體,擁有了訂單權和定價權,形成了農村的電子商務創富新路。沙集鎮作為一個隻有1.3萬戶的小鎮,已擁有農民網商3000餘人,2013年整體銷售額超過12億元。沙集模式是農村經濟中信息化帶動產業化,產業化促進信息化,實現躍遷式發展的一個典型。沙集原先並沒有與家具生產相關的資源和產業優勢,與在相對發達的產業集群或特色資源基礎上發展起電子商務的地區不同,是完全由電子商務直接催生了本地的主要工業,因而“沙集模式”的門檻更低,可複製性更強。沙集模式說明,信息化具有一定的超前性,在經濟發展較為落後的農村地區並不一定非要等到工業化完成才能步入信息化,而是可以采取信息化帶動工業化方式,實現農村地區的躍遷式發展。沙集農村電子商務自發式產生、裂變式成長、包容性發展的內核並不是在電子商務時代才形成的,早在1990年代初期,沙集的個體和私營經濟就得到了很好的發展,從而也為農民創富播下了文化和製度的種子,而電子商務這一觸媒讓其有了更大的發揮空間。
  
  “沙集模式”的本質是電子商務從農村經濟生態中自發生長並催生本地工業,它有助於解決我國新一輪城鎮化中即將麵臨的困境。在這一發展模式中,電子商務帶動本地產業發展,改變了以一產為主的農村產業結構,大量農業剩餘勞動力向第二、三產業轉移,實現了就地城鎮化。這種模式適宜於土地出產不高,農業生產條件不優越,其他產業基礎也比較薄弱的地區。目前,沙集模式現已步入2.0時代,小富即安的小農意識和以家庭製為基礎的生產方式使得這種模式的發展後勁不足;同時它的低門檻,強可複製性使之受到了來自競爭者的趕超,迫切需要轉變。“沙集模式”這種內生式的發展需要一係列的條件,如濃厚的商業氛圍、富有企業家精神的首創者、非規範化的電子商務市場、大量中低端的網絡消費群體和專注於中小賣家的電商平台等。沙集模式的強可複製性和電商發展的大趨勢使得在全國範圍都出現了很多與東風村一樣的所謂的“淘寶村”(指交易場所在農村地區,以行政村為單元;交易規模在1000萬元以上;本村活躍網店數量達到100家以上,或活躍網店數量達到當地家庭戶數的10%以上的行政村),2014年底,這類村子共有212個,但這些村子所售商品多為服裝、家具和鞋等,產品同質性較大,多麵向中低端市場。未來類似沙集的內生式農村發展模式需要防範低廉產品過剩和同質競爭的問題,尋求以本地特色資源為基礎,以創新為引擎的差異化發展道路。


  3.4  小結

  我國原有的農村發展模式包括以工業企業帶動、城鎮建設帶動和勞務輸出帶動等為主的工業化、城鎮化外援驅動模式;也包括了以特色產業發展、生態旅遊發展和專業市場組織等為主的農村自我發展主導模式。本文所提出的基於電子商務的農村發展新模式主要針對的是遠離中心城市的縣域及其所管轄的農村地區。在電子商務出現之前,這些地區的發展較為受限;在信息時代,電子商務為這些地區的發展提供了新的思路,但這並不代表原有的農村發展模式將會被完全取代,如成都、南京等已有的大都市周邊地區農村的旅遊城鎮化模式等其他模式仍然具有一定的活力。基於電子商務的延伸式農村發展模式適合消費需求旺盛而供給不足的地區,比如發達省份的相對不發達地區;介入式則適合生態環境優越,農產品品質高,卻缺乏資金投入和銷售渠道的地區;而內生式則適合商業意識發達、企業家精神濃厚、區位條件相對優越或是有一定產業基礎的地區。當然,這些條件都是相對的,關鍵在於政府和市場的雙重選擇,一方麵是政府給農村提供什麽樣的政策導向與發展環境,另一方麵則是市場要求農村提供什麽樣的有競爭力、差異化的產品和服務。中國的地域差異很大,不同的自然和人文環境、產業基礎、區位條件都決定著在選擇農村發展模式時需要因地製宜,因縣而異,目標都是為了提高農村居民的生活水平,釋放他們的需求,著力於人的就地城鎮化。

   4  結論與討論

  將電子商務與城鎮化關聯起來是一種新的嚐試,因為現階段電子商務對於我國廣大農村地區的影響是不容忽視的,思考這二者之間的可能聯係也會有所裨益。電子商務對於城鎮化的影響實際上是間接地通過電子商務帶動縣域及其所管轄的農村地區的生產和消費來實現的,它可以驅動本地經濟發展,提高居民的消費水平和生活質量。它是一種對於集聚經濟的反作用力,一種去中心化的力量。相關研究機構對此已有關注,並認為這隻是電子商務發展初期的景象,後期馬太效應的加強還是會回歸到向中心城市集聚發展的道路上來。本文認為電子商務對城鎮化影響的長期結果還有待檢驗,但從社會公平等多個角度來看,基於電子商務的縣域就地城鎮化和農村發展新模式在部分地區值得應用和推廣。但在大力發展農村電子商務的同時要確保農業根基不動搖,加強土地集約和節約利用,避免形成新一輪的土地浪費。

  我國城鎮化的速度和規模前所未有,這使我們無法照搬他人,卻也可以創造曆史。長期以來,以中心城市為核心的集中式城鎮化路徑與模式由於巨大的社會成本已難以為繼。與其在大城市周邊浪費土地和財力建許多無人居住的鬼城,不如切實做好縣域的就地城鎮化,探索以縣域為基本單元的分布式城鎮化路徑,並創新農村的發展模式,保留和傳承農村的民俗資源和文化傳統,讓人們能看得見、記得住鄉愁。互聯網時代帶來了新的機遇和挑戰,其扁平化的結構使得縣域有可能成為未來中國經濟發展中的亮點。在縣域及其管轄的廣大農村地區,鼠標可以輔助鋤頭,電子商務可以成為農村先進生產力的載體,成為農民生產方式和生活方式的新選擇。在物質層麵,電子商務向農村的延伸、對農村的介入和在農村的內生使得農村的發展越過了工業化,直接走進了信息化,給農村帶來了跨越式發展的動力和就地城鎮化的契機。在精神層麵,基於電子商務的農村發展新模式使得農村“空巢”的社會問題迎刃而解,培育了一代新型青年農民,提升了農民素質,改善了農村家庭的生活質量,對農村社會的穩定及和諧社會的構建意義重大。它的進一步發展還將繼續促進技術、資金等向農村延伸,加速城鄉資源自由、雙向流動,從而推進城鄉一體化。
  

  在實踐中,電子商務已經在很大程度上改變了我國農村的麵貌,在河北清河、四川青川、河南輝縣、浙江遂昌、福建安溪等地各式各樣的電子商務發展得如火如荼。電子商務已經在推動我國農村經濟社會走向全麵轉型發展的新階段,也為我國的農村城鎮化提供了新的啟示。然而,所有的發展方式都不是放之四海皆準的,本文所提出的三種農村發展新模式有的適宜於東部沿海的發達地區,有的適宜於西部欠發達的少數民族地區。靈活地、分階段地推行因地製宜的政策,並在實踐中不斷調整、優化才有可能在新一輪的城鎮化發展中占得先機,實現可持續發展的目標。


  • 西亞:阿塞拜疆、格魯吉亞、亞美尼亞

  • 東南亞:柬埔寨

  • 非洲:安哥拉、納米比亞、南蘇丹、坦桑尼亞

  • 蒙古

  • 中華人民共和國